你是月亮代表的一切,太陽總是為你而歌頌。


有一個埋藏在我內心深處沒有任何人知道的秘密:你是我生命之樹的根,它的芽,它的天,它的高度超出了我的靈魂所能希望的,心亦無法隱藏。而這正是讓繁星分離的奇蹟。

一些让我自己很开心的脑洞。

【01】
魔王米和惡魔丁和上帝卡的公路旅行。


——


【02】
他們——包括:Winchesters,當然,他倆都被壓在碎石下面動彈不得,一個完全是人類狀態甚至比那更糟糕的Castiel趴在廢墟中央,Dean在用喊的教他怎麼給自己止血,以及天使背後是成打的被困在惡魔圈裏的黑眼睛,他們很幸運因為得到了房子塌下來的時候掉落的兩袋瓜子,而且他們還可以抱著地獄狗狗減輕壓力。Sam花了半個小時去夠到自己的手機,覺得手快斷掉,他打給了Bobby,他們的第二個爹確認他們沒什麼真的傷口後把在場所有生物罵了個狗血淋頭,承諾會在五個小時後到他們身邊。
鑑於他們全都只能呆在原地,唯一的可行方案就是互相對罵。

——

「嗨,」Dean開始對唯一那個至始至終默不出声呆在整個場地正中心假裝自己根本不存在的傢伙大叫,試圖拉票,Cass是個邪惡的叛徒因為他應該在上一轮惡魔們為自己得分而歡呼的時候就加入友軍「他們見鬼的剛剛在針對你們那群混賬羽毛!你就真的不打算說點什麼?」
「是啊沒錯,顯然在只有我是認真解救我們的時候你得給我哥加油助威。」Sam絕對(八成大概沒準)同意他哥,他還在努力伸手去抓手機——每次讓他肩膀和手肘痛到崩潰的嘗試都差大概兩釐米,不過這是唯一的以及全部的希望,而且一旦他停下超過五分鐘他哥就開始在旁邊踢他。為什麼只有Sam的腳被卡住了,這真的有點不太公平。


——


【03】
脑补一个J2的超英梗
Jensen发现他能飞起来是在十三岁的时候,对此惊吓大于惊喜,两个月后他尝试着飞的更高的地方去,他突破大气层,碰到月亮,发现自己没死,没窒息,没被负压变成一滩炸开的血肉。
但是Jensen并不是个想引起那么多注意的人,他并不想面对机关枪还有外星怪兽,他也仍然是血肉之躯,有一次撞到大楼后他不得不对家里撒谎说是从三楼摔了下来,然后住院了整整半个月。他在学校里(大部分时间)安分守己,每个假期都呆在太空。
一些人知道这个:他的朋友们,他的父母和兄弟姐妹,还有两个老师,他们都是很不错的人选择了帮他隐瞒。

——

Jared被邀请去了一个几个寝室联合举办的派对,Misha准备的啤酒里肯定加了点别的东西,鉴于那是Misha,他们都没开口问那是什么。
所有的人喝高了,但是,天啊,Jared确定没有任何宿醉能让他看到一个人一边打呼噜一边飘在天花板上,那他妈的超级惊悚,而且那个家伙的口水滴到Jared的T恤上了。

——

「所以你是真的会飞?」Jared问。
「是啊,我发现这个的时候也吓坏了。」Jensen回答他,在Jared投来真的吗的眼神时推开他的脸「我整个人横着撞上了吊灯,卡在那直到我爸搬来梯子。」
「真倒霉。」Jared评价,想象一个年幼版Jensen挂在吊灯上一边踢腿一边大喊大叫。这很好玩,Jensen警告地看向他时他迅速收回向上翘起的嘴角,然后给他的同伴露出最无辜的表情。Jensen眯起眼睛捶了他一拳,他夸张地大叫出来。
「怎么啦?」是Chad,从楼梯间探出头望向Jared,两秒钟后Felicia和Misha的脑袋也出现在Jared跟Jensen的视线里,他们全都好奇地看向Jared,接着是Jensen。「不要欺负Jay,」Felicia对着Jensen大喊「他是个敏感的新人小孩。」
「我没那么做!」Jensen吼回去,那三个迅速把脑袋缩回墙后,但是过了一会Jared听到楼梯间传来他们根本没遮掩的大笑声。

——

「我也有超能力,」Jared说,忙着在他的石膏绑带上打蝴蝶结「嘿,看,我能治疗你。」
Jensen想踢他。
「你下次还打算接着撞墙不?」
Jensen正在试着踢他的朋友。


——


【04】
非常想看SD的放牛班的春天梗,經融危機背景,從律師所失業的Sam不得不尋找新的工作机会,而他持有教師證的這件事讓他得到了那所為問題兒童辦的小學的邀請。他在那裡遇到了Dean:幾乎是最混蛋的那個。Dean太過于鬧騰,理所當然地獲得了Sam所有的注意,而當他逐漸開始了解Dean,Sam發現他越來越難以放著那個孩子自暴自棄下去。


——


【05】
「你永远是我最好的记忆。」Jensen温和地说,他冰凉的手指拂过Jared的额头,然后带着祝福亲吻人类,帮他将头罩升起。Jared隔着玻璃,知道Jensen在向他道别……他们将会用剩下的时间来回忆彼此,他们将是对方孩子所知道的故事中最好的那个神秘人物,即使死亡也无法使他们重逢。
他们再也没法见面了,这将是最后一次。Jensen,Jen。Jared想,他就像什么变化都没有,人鱼拥有漫长的时光,而他还如此年轻。


——


【06】
还是……一个梗。
宇航员!Jared和外星生物!Jensen。Jared作为宇航员进行星际探索,在某颗被海洋覆盖的星球,他遇到了Jensen,属于拥有近乎永恒生命的一族,他感觉自己遇到了唯一正确的那一个。但是当他进行超光速的旅行时他的时间被放慢,每次他回家,他的家人都更加苍老。对Jared而言,每次回家他都不得不面对他的宠物、家人和朋友们比他十倍十倍的加速老去的痛苦。
Jared在32岁的时候,第四次离开地球又返回她的怀抱时,他的父母已经去世,他的朋友们都已经垂垂老矣,他的兄长和小妹望向他的眼神中喜悦背后充满疏远与不确定。Jared感到疲惫。


——


【07】
Sam被诅咒了变成女孩而女巫逃之夭夭,转变过程超级长让Sam只顾着抱着肚子惨嚎根本来不及注意女巫逃跑的方向。
Dean赶来后陷入不知所措+困惑+害怕的状态里,他想要假装调侃他的兄弟掩盖他的困惑,但Sam痛苦的神情让他优先选择带回Sam。

——

「老天,」Dean喃喃地说,瞪大双眼,声音中不确定和恐慌超过了其它的感情「你真变成个女孩了。」

——

Sam那种被锤子狂砸的痛感持续了大概一天,男孩(或者女孩)在大脑被疼痛冲击得发麻时听到他的哥哥对着电话恐惧地大喊大叫,一定是在联系Bobby。
等他再一次能够站起来时毫不犹豫冲向盥洗室,和镜子里的女孩互相用眼神掐死对方。他从浴室出来时Dean看着跟以前没什么两样,除了眼圈发红,绿色的双眼一眨不眨盯着他就像正在确定Sam不会突然吐血而死或者内脏爆裂,说的笑话明显是在试着让Sam觉得不那么糟糕。
头两天Dean禁止Sam外出,担心疼痛会再次突然回归。他白天找女巫的线索晚上有时试着逗Sam有时和Sam对着争吵,两天后Dean不得不承认那个女巫真是该死的擅长躲避和隐藏。
他们花了五个小时去购买衣服。Dean一直在抱怨而Sam开始思考是否只要是女孩(不管是天生的还是后生的)都本能地擅长购物。Sam变得小个了一点,但是他仍然比Dean要高,并且他俩的衣服都没法让Sam♀扣上胸前的扣子。

——

「不知道你在炫耀个什么劲,」Sam仍然焦虑,不过嘴角向上翘了一下「你是那个比女孩还要矮的,Dean。」

——

然后我还没想好(。
总之就是接受得比Dean要快两百倍的Sam,和实际上全程都非常惊慌然而强行镇定的Dean
还有机智的女巫(。


——


【08】
一个很迷的因为我眼花看错了来的梗
被困在高塔里的哭唧唧的龙Sam×勇者Dean
这个梗中使用了“”这个符号的,全部来自 @修罗地狱 我爱她(比心

——

「呃。」Dean茫然,不知道该不该挥舞一下他的闪着光镶嵌着宝石的利刃,现在他开始觉得这事很蠢了「所以这儿只有你吗。」
「这里当然只有我!!」龙对他嚎叫,用那种非常悲惨的、充满抽噎的、又委屈又可怜的、惊恐的小女孩般的嚎叫,而且这头龙一边哭兮兮一边打喷嚏。
「那公主呢?」Dean问。
「没有公主。」龙回答,同时难过地哭泣「我的翅膀被窗子卡住了,所以我发了求救的讯息。」

——

「走开。」Dean,他非常焦虑,后面跟着一个山一样巨大的哭唧唧他根本没法回到城镇里去,而且还让他很有负罪感。搞什么啊,他穿过森林沼泽荆棘地还有骷髅山谷,结果救了头自己卡住自己翅膀的混蛋,为什么他还要产生负罪感啊。
「不能,我妈说你要报答帮助你的人。」Sam回答。

我操——。一系列的脏话夹杂着疑问(包括:你妈是谁,你妈教你这个为什么没有教你不要随随便便卡住自己,你们是卵生还是胎生,你为什么要提你妈这好奇怪啊)重击了勇者的脑子。

——

眼见城镇就要到了,Dean持着最后一点耐心仰头看向已经跟了他一路的龙宝宝,讲道理,身为一个勇者,他不仅没能带回胜利表征一般的公主,还得被迫当一个保姆,这太伤自尊了。
“所以,就像我刚刚说的,你最好别再跟着我,我可不想被认为和龙有什么不正经的勾当。”
“我是一条好龙。”龙宝宝说,“当然,如果你介意,我可以试试变得和你一样。”
“和我一样?”Dean抹了把脸,“你是说你能变成人类?老天,也就是说龙能化身成人的传说是真的!?”
“当然。”龙宝宝得意地扬了扬他那引以为傲的有力的尖翼,卷起的尘风险些把小个子的人类吹跑,但它并没有注意到。
“好吧,但我还是不能让你跟着我。”
“可我要报答你!”
“你别跟着我就是最好的报答!”
一听这话,龙宝宝就有些不高兴了,虽然眼前这是它的‘救命恩人’,但是对方一直拒绝它的好意实在是太伤它的自尊心了,这不行,他是一条好龙,不管恩人接不接受,他都得报答他。他才不管Dean现在滔滔不绝地说着那些勇者和龙之间的关系balabala,那和他有什么关系呢。
他回忆着妈妈交给他的变身术,看着视线中的Dean由小小的人变成稍微有点小的人,并且注意到自己的变化令恩人终于闭上了嘴,不由得开心地笑起来。而Dean此刻想着的却是,这龙的人形竟然比他还大,这不科学!
可喜可贺的是,他现在能够安定地回到镇子上去了……也许是这样。

——

「你他妈等下。」Dean猛地停下来,这时他们正站在一个卖古怪口琴的小摊贩前边,Sam兴高采烈地摆弄它们,在Dean停下时双手捧起其中一个对着人类吹了起来:这条龙巨大的笑脸还有非常可爱的酒窝在口琴后边显得无辜到无敌的那种程度。
「怎么啦?」Sam问,非常快乐,注意力不断被旁边其它店家的吆喝声吸引。
「你被卡住翅膀的时候怎么不知道变个人逃脱啊。」
「那会我在跟Cass聊天。」Sam回答「Cass建议我送出求救信号,他很年长,我觉得听他的可能没问题。」
「谁?」
「那个住在高塔里的借东西小人。」

——

Dean想了会,总觉得哪里不对,一条卡翅膀的龙和指引他发出求救信号的借东西小人,他们是怎么相处至今的。那个叫Cass的就不担心哪天Sam一个打滚把他压扁或者一个喷嚏把他吹到天边?
噢,操蛋的。Dean想,他竟然在认真地思考这种问题。

——

一支点着火的箭从Dean肩膀旁擦过,掉在远处,很快Dean便跃过它点燃的小丛灌木。假如肩甲还在应该能够起到额外防护作用,但它太沉重不利于快速逃脱,他还得时不时翻滚躲开从后边投抛而来的短刃,有些别的东西也被扔向Dean:石块、陷阱符咒跟鉄飞镖。
Dean一边狂奔一边回头想要确认情况时差点气得喷血:Sam,蠢龙,睡着了就自动解开变身咒语的婊砸,害他俩被整个城镇的游侠们和猎人们举着火把疯狂追杀,现在夹着翅膀尾巴脖子缩成个大球紧紧跟在他后边,当Dean在努力跑得更快更快更快更快些,它就时不时随随便便往前挪一点。很大一点,确保自己就呆在Dean身后一丁点距离内。
「你他妈的在干嘛?!」Dean边跑边崩溃地大吼,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情况。
「逃命?」Sam小心翼翼地建议,等Dean跑出大概七十米后再跨出半步跟上,顺便转了下脖子挡掉两支朝它恩人方向飞行的箭羽,在Dean完全震惊不可思议的眼神中扬起一个很是骄傲的表情「保护你?」

——

“你傻啊!”Dean吼道,在Sam露出受伤的表情之前又接上一句,“我的两条腿根本比不过你那双翅膀有劲好吗!”
“哦!”巨大的龙这才恍然大悟,他扇动起那双翅膀,而这次,确确实实地把Dean吹飞到了空中,那卷起的狂风和浮空的身体搞得Dean一阵恶心,他在不断旋转的视角中艰难地辨别着镇上人们的火把和Sam的眼睛。
他看不清那双眼睛,只能看到有影子在那里边打转,就和Dean一样,在不停地打转。他从高空落下,看着那个影子一点一点地变清晰,看见那个影子后边所承载的星空的亮光,他什么感叹的话都说不出来,他从没有如此近距离地贴近一条龙的脑袋,或者是脸,在他试图忍住呕吐感并试图找个支撑点时Sam便已经腾空而起。
风,Dean只能感觉到巨大的压迫力挤压着他的背部,剧烈的风吹过他的侧脸震得他耳膜一阵鼓动,脑中不禁浮现出一些绘本中骑着飞龙高举利剑的骑士的画面,看起来那么英姿飒爽,为什么换到他这就完全没有一点帅气感了。
这时候Sam发出了一声沉重的龙吼,那口腔中的气流在放缓速度的同時连同新鲜的空气一起涌进Dean的鼻腔中,恍恍惚惚仿佛闻到了今晚刚吃过的晚饭的味道。
连诅咒Sam这该死的口臭的力气都没有,Dean两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

显而易见你没法跟一头龙生气,不管Sam是不是真的那么单纯、无辜、不想伤害什么人什么东西,但他是头龙——庞大无比,全身坚硬如鉄,拥有任何生物都无法比拟的力量,只要张开双翼就能卷起狂风,摧毁森林,当他昂起头颈,最勇敢的人类也要为那双青色的双目心惊胆跳,所以之前那座困住Sam的高塔真是神一般不可思议操蛋的坚固,Dean希望把自己关进去,同时Sam对那座高塔有心理阴影从此离他远远的。
按Sam的说法,那个叫Castiel的借东西小人跟这条龙共处了小半年,Dean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要是有机会他必须得问问,但是这也很危险,能跟一头龙相安无事相处五个月的都是什么人啊。
「Dean...」
「别。」Dean说,觉得自己疲惫不堪「这没什么好说的了。没有谈话。」
「Dean,天啊,我很抱歉,」Sam听上去很惊慌又有点恼怒,他用人类的模样抱着双腿坐在地上,披着Dean平时保暖用的毯子,靴子丢在一旁,露出十个脚趾,指甲呈现出和人类不同的黑色并且形状就像小小的钩爪「但是是你让我用翅膀的,我带着你飞,你现在却生我的气?」
「没东西那么载人。」Dean盯着Sam露在外边的指甲提醒自己他俩物种差距有多大,不要生气,万一惹毛Sam他还能活多久之类的。Sam注意到他的视线后很生气地把脚趾也缩进毯子。
也不要觉得这头蠢龙可爱,混蛋。


——


【09】
SD二人组惹毛了谁知道是什么的玩意,它喜欢(明显过度混蛋和邪恶了一点的)恶作剧,而且它跑得很快。这家伙在发现Winchesters正试图怼它后,设计了一大堆垃圾恶作剧砸在兄弟组头上,最后在Sam来得及往它身上泼混了盐的汽油前往Dean脸上糊了个最大的,大喊着拜拜跑掉了。

Dean,还有Sam,不得不在重新抓到这个家伙前面对一个惊慌失措的Jensen跟目瞪口呆的JDM。

在他们全都冷静、结束你喝口圣水念声上帝割一刀验验血后,Jensen一直观察他俩声称只是为了做好工作,这很可怕——这不仅仅是Jensen跟Dean一模一样、兄弟组并不想要被当猴子围观之类的问题,要知道当Jensen站在JDM(拜托那可是个跟和你爹长得一模一样的演员啊)旁边,交换意见如何更好地进行扮演或者纯粹打趣时,JDM偶尔会把兄弟和J2作比较。

不是很想知道「J2总是黏在一起」「手指拉手指」「互相摸对方大腿」「公众场合搂搂抱抱」之类的。真的。
也并不想从跟我爹一模一样的嘴里听到另一个世界的我们真的正在谈恋爱!!谢谢!!

而且JDM大部分时间见鬼的比John要更……不好说。考虑到他完全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也并不真的是他们爹,他觉得就算SD搞到一起也完全没问题,SD真的很不想看到他眼里那种理解之光。
Jensen提到那个Jared时完全没有掩饰的微笑和宠溺对此完全没有帮助。尽管Jensen和JDM在交流他们自己的世界的事时已经尽可能的避开Winchesters、压低声音、降低自己存在感,但是兄弟俩仍然意识到很多事。

比如不是兄弟他俩可能的生活,如果没有猎魔他们可能的生活,另一种人生的样子,Jensen 看起来如此轻松而快乐,他提起的Jared,当他谈论Jared,听上去他俩像一对太阳。而JDM给予微笑、鼓励,像个会带孩子去公园和钓鱼的普通长辈。
比如可能就算他俩真的搞到一块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俩一直只有彼此,没人在意这个。

——

他的哥哥。Sam想。这一个是他的,Dean,与Jensen是完全不同的人:Dean更粗鲁,更易怒,更直白和固执,全身都是坏毛病让Sam愤怒,并且每一次都在所有选项中选择了最糟糕的那个,只因为上面标注着他的Sam的名字。
但在对待他们的男孩上,Dean与Jensen如此一样:当他们提起他们的男孩,他们的脸上因为期待和爱闪闪发光,他们仰起头,睫毛颤动,喉咙中溢出骄傲,迫不及待又害羞地向所有人展示心脏里边漂浮着的羽毛。


——


【10】
Dean死了,去了地狱,承受了长久的折磨最终成了恶魔的帮凶,成了恶魔,忘掉了自己的大部分。Sam用自己的方式(统治了整个地狱)找到了他。

评论(1)
热度(11)

© 南航船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