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月亮代表的一切,太陽總是為你而歌頌。


有一個埋藏在我內心深處沒有任何人知道的秘密:你是我生命之樹的根,它的芽,它的天,它的高度超出了我的靈魂所能希望的,心亦無法隱藏。而這正是讓繁星分離的奇蹟。

【存梗,紫燈哈爾,空中告白,踩腳尖】

「哈爾。」

這是一句警告,哈爾能從中聽出巴里在緊張和擔憂,但沒有恐懼,一定程度上這意味著巴里給出了他的信任並且容忍了哈爾現在幹的蠢事,允許自己陷入被動。紫燈為此愉快的哼了一聲。

「哈爾!」

嗯哼,剛剛一瞬間的晃動的確是他故意的。但這感覺實在太好了,他們認識這麽久以來這大概是唯一一次巴里允許他掌控所有的、所有的一切,並且緊緊依附,主動的,通過用可以殺死大象那麽大的力氣抓住他的手臂……好吧也許不是看上去的那麽主動,但這感覺真是太好了。

哈爾決定記下這個,有空多來兩次,突然襲擊什麼的,紫燈們邪惡的小技能,他又不擔心巴里真的會揍他。

「最後一次,哈爾。」

啊哈,啊哈,還是算了,小氣鬼,他就知道。慼,去他的,說得好像他會聽一樣。

「拜託巴里,我又不會真的讓你掉下去。」這句話成功引來一個瞪視,但正如紫燈習以為常的那樣瞪視在變得具備威力和傷害之前轉化成了帶著無可奈何的嘆氣,噢噢噢這也是『哈爾為什麼喜歡巴里』的原因之一,又善良又容易心軟:「你看我正抓著你呢。」

「需要我提醒你一句我們在幾千米的高空而我是我們兩個中那個不會飛的這件事嗎天才?」巴里僵硬地指出:「而你堅持要用的這個動作毫無穩定性。」

「準確來說是兩千米。這個動作很好——我不會讓你掉下去的,真的。」哈爾堅持道:「再等一會,馬上就好。相信我。」

也許的確挺糟糕的,至少比哈爾想象中的要糟糕二十倍,早知如此也許他該找個藉口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讓巴里同意公主抱。那會穩妥很多,沒錯,可哈爾不喜歡,巴里也不會接受。他寧肯像現在這樣:他們彼此用一個非常接近擁抱的動作抓住對方的手臂,額頭和鼻尖幾乎貼到一起,吐息間的溫暖在高空寒流中撐開一塊私人領地。巴里比他矮了半個頭,當他踩在哈爾腳尖並以那為唯一受力點略微跕起時,哈爾正好能夠看到巴里本應是淺色的眼睛被夜晚壓得深沉。

他可以吻上去,巴里不會說什麼,他們已經很近了。但他沒有。

這不是一次趁人之危,他不會那麽對待巴里。

「巴里。」他說,「看看你腳下。」

巴里縱容他。哈爾知道。一直以來他是個典型的混蛋角色,即使他拿著燈戒打擊罪犯,即使他成為正義聯盟的一員,即使他曾幾乎為了拯救世界付出生命,但他仍然是個自大愚蠢傲慢、活得一團糟、不斷激怒所有人的混蛋。他和他們合作,成為朋友,成為夥伴,同時伴隨著大量的爭執和怒吼和相互指責,有幾十次他在爭強好勝中把巴里放在尷尬的中間人的位置上,但巴里仍然縱容他這麽做。

「前段時間我就一直想帶你來看看這個。」他說,儘可能忽略掉忽然出現並卡在喉嚨中含糊的緊張感。

我的城市。屬於我和我屬於的地方,我想向你敞開它,從我的視角。

她是我的一切。這是我能給你的最好的東西。

當巴里向下望去,他能看到黝黑的海浪,他能看到公路盤旋在高樓與高樓之間如同連綿的血脈網絡,讓海濱城的心臟跳動,讓她鮮活,霓虹燈和女郎躲在各個角落,眾人歸家之後,在她擁吻之下幾千幾萬棟小屋在黑暗的庇護中唱歌,而更多吸引巴里的會是夜色中花園里點亮的一盞盞明燈。巴里會看到哈爾的城市,當他向下望去,他能看到哈爾努力保護並引以為傲的所有。

他將會看到哈爾背後閃爍的群星,他將會看到紫燈棕色的眼中看到他自己。

他看到哈爾。

「巴里。」現在他們的額頭抵到了一起,哈爾的鼻梁摩擦著巴里的鼻尖,相接觸的皮膚變得滾燙而巴里不得不將全部的注意力放在那之上,同時他意識到他開始想要將這個晃晃悠悠的不完全的擁抱變成一個擁吻。狡猾的飛行員。

「成為我世界中的一部分,巴里。」

评论
热度(21)

© 南航船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