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月亮代表的一切,太陽總是為你而歌頌。


有一個埋藏在我內心深處沒有任何人知道的秘密:你是我生命之樹的根,它的芽,它的天,它的高度超出了我的靈魂所能希望的,心亦無法隱藏。而這正是讓繁星分離的奇蹟。

之前慢慢腿的一波Findout的设定
废话很多。都是一些有的没的。

——

Findout,神铸,载具模式是太空望远镜。

火种在耀天威的时代亮起,在进入学校系统学习后很快就加入了对外探索的行列,最后一次记录在案的所属组织是由基地金刚Routout带领的探索者小队,其目的是探索和测绘从塞伯坦到宇宙边缘的整个世界。
随着耀天威和他疯狂扩张的意愿一同消亡后,这只小队也与塞伯坦失去联系,从此记载在了失踪名单上。

小队成员:Routout(太空站),Keeptrack(雷达),Findout(太空望远镜),Runaround(卫星)以及Lookaround(勘探车)

实际上他们仍然保持工作,直到接近内战结束时才由于初始任务基本完成而返程。小队知道战争的事,大体能够识别战火的主力双方,但是不了解具体情况。
返程途中担任了一定程度的医疗队的职能:接收愿意接受帮助的塞伯坦人,在能力范围内进行维修,然后把他们送去最近的有智能的行星。

Findout<战力基本为0的大块头。身上携带以及加装的仪器大多数无法承受击打,不过装甲非常耐压力和辐射。
能从胸口的镜片看到同样是透明材质的火种舱。也就是说能看到火种。胸甲比别人以为的要结实。
右侧的音频接收器改装之后,是以数据的模式来接收声波而不是“听到”,在关闭这一功能后这一侧的接收能力会比较迟钝。

在小队的内线话很多,把电磁波数据发给Routout后会要求对方把还原出来的照片发给他。善于沟通也乐于沟通,温和,好奇心相当强,似乎没有因为总是独自工作而变得孤僻(也可能正是因为如此而更重视交流)。为人(不论是什么种族)提供帮助会让他感觉到愉快。

会很多奇怪的种族的语言。大多数是Runaround和Lookaround在进行行星考察时学会,再教给他的。

是个经验主义者。有不是特别明显的功能主义倾向:他的爱好和志向恰好与他的载具模式相匹配,他认为塞伯坦人遵从自己的变形模式是……理所当然的。

离开塞伯坦太久以至于归属感不强,而且习惯无重力漂泊后在地面行走困难。震惊于塞伯坦的混乱。

工作的时候谢绝打扰。
已经不年轻了。是最好的星际探索者之一。

——

【有关救助】

“她醒了。”Routout在他们的小队内线里突然插嘴“我为她开启了等级外权限。”

Findout扭头去看Lookaround,后者完全无视了所有人,忙着在公共通话频道教育和引导他还没就位的兄弟Runaround,他们剩下的另一个同伴Keetrack可能坐在Routout的电缆里——Findout没找到兼职医生的身影——对基地金刚质疑放出权限是否具有合理性,威胁说要来一次针对脑子的全面检修。

“她没有标志,”Routout强调。

“没错,她有一门融合炮。”Keeptrack回答,那门重火力现在正摆在Findout面前这张桌上,除此之外还有两把枪,其中一把能在自动模式下换四条链,出于安全考虑他们卸下了这些玩意上所有可能导致爆炸的能源,其中包括一个强辐射钋循环处理器,几个循环前他们为是否要把这种东西留在满是精密仪器的基地金刚身上讨论到互相丢试管,Keeptrack看上去想尖叫而Lookaround对拆解它的高度欲望比它本身还令人害怕。

这很奇怪。他们不是第一次救助一名战士,只是现在情形不同了:尽管远离战火他们也能够从偶尔路过的行星上被告知战争结束了,消息甚至传播得比Findout所飞行过的宇宙还要广。探索者小队决定返航,然后发觉过去绘制的星图,那些数据和总结不再准确,他们尽量不去思考消失的星球在哪里,但他们仍然得把这些空缺寻找并标注出来。很快他们发现往家飞比向外探索难得多。

“她离开房间了,”基地金刚说,“我更改了权限,目前她能开启的门只能通向临时休息室。”

显然其它人都不能指望,Findout起身:“我去和她谈谈。”

“如果你激怒她了,”Routout真诚地建议,“让她去外边处决你,别在我身体里打起来。”

*

太空望远镜小心地穿过走廊,注意着前方的动静,休息室的门开着,角度不太好,看不见房间内那个女型机在哪,就为数不多的几次经验来说中立者比有标志的两派落难者更难缠,何况他从来都不是个战士。

他们和医疗或者搜救队完全不沾边,这只是一种坚持,Runaround希望在他们的工作中保留一些道德和人性层面的程序。有几次他们这么做带来了灾难,但更多时候这有效地让这群长期远离整个温暖宇宙的边界探索者们得到安慰或者类似的东西。
Findout最后运算了一遍可能发生的场景,然后加快步伐走了进去。

女孩笔直地坐在沙发上,她的涂装被Keeptrack重新抛光得焕然一新,看起来令人感觉良好。她将机翼高高竖着,在探索者跨入的瞬间用光学镜头锁定了房间的入侵者,那对红色风轮仿佛凝固在空气里,冷静和警惕同时漂浮在她的面甲上,她十指交叠,一动不动,Findout意识到女孩对缺少的武器的重量感到不安。尽管差不多下线了十几个赛时,她没碰桌面上摆着的能量液。

Findout温和地对她笑笑,向她展示自己两手空空以及厚重但没有威胁的装甲,然后走向沙发侧边的椅子,把背后的太阳能板转向肩膀两旁以免在坐下时压到它们。他从桌下取了个小杯子,把桌上摆着的能量液倒足小半杯后一口而尽,接着把剩下的推回女孩面前:“你需要这个,军火类通常都比较容易陷入死锁状态。”

战机迟疑着,肩甲颤动,没有其它的动作。

“你经历了一次恒星爆炸。我是Findout,我的小队在经过JKCS041时看到了你的飞船,它被受到的能量冲击严重损坏,我们扫描了它,然后发现了你的生命信号。现在我们离那里已经很远了。”探索者声音里充满理解,他的声线低沉又安稳,足够让人放松:“很遗憾我们无法带走你的飞船,你的……其它物品,会在我们确定你无害时交还给你。”

有那么一瞬女孩看上去想反驳或者发出点嘲讽言论,她把面甲埋进掌心冷静她自己,换气扇功率加大,Findout耐心地等待她取回自我控制。很快她停止了那些动作,不安消失了,她重新有力起来而且取过能量液,Findout为此寻找了一个更放松的姿势:“……我是Wildfire。”

“很高兴认识你。”探索者迅速回应,感到中立者投射在他身上的视线逐渐掺杂进好奇,看着她僵硬的手指不自觉地蜷缩又展开,允许自己扩大微笑,感激事情(也许)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

【工作】

他看不到群星是怎样闪烁的,电磁波穿过他的接收物镜而不是光镜,在他体内折射,引发一波又一波的共振,Findout为自己在数据里模拟了一间房屋,与他在Routout里所拥有的那间一样,里面摆着三株盆栽矮水晶,当无穷无尽的记录随着每秒几十万次的刷新涌向处理器,他一边分析一边想象自己坐在家中。在轮轴转动时,在电池板展开时,在他缓缓穿越宇宙的巨大空洞时,他其实什么都看不见。

这么说也不尽准确。通过捕捉热射线还有引力波,通过广域接收机和光度计,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一个新修建的戴森壳,高耸着的创生之柱,角落有枚高速旋转的僵尸恒星,某艘航天器堪堪躲过超星系团里的巨型黑洞——凡光所能到达的地方,他无所不知。每一循环,每一赛分,每一赛秒,他都触碰到更遥远的地方,更久远的过去,更贴近宇宙诞生之初残留的胎膜。

Findout总是……很安静。现在这只太空望远镜所处的位置已经远超通讯所能覆盖的范围了,即使是探索者小队的内线也不再能打扰到他。根据计划他还将保持目前的速度向前漂泊,像现在这样独自工作,直到到达这个宇宙空洞的边缘才能返航。这次的计划里只包含常规测量工作,为Lookaround寻找到新的有勘测价值的星球。足够轻松,只是重复。

他只需要像这样继续飞。

赛博坦在他身后。曾在他身后。他离开故土太久,现在他只能回到太空站Routout,踩在甲板上再努力也看不到那颗金属行星。

——

【学生时期】

Findout抹了一把护目镜——得亏有护目镜。肇事的几个小型机呲溜一瞬就变形加速跑得无影无踪,他站在原地被怒火、错愕还有一点难过冲刷得发抖,廉价颜料顺着他的外装甲往下滴,承装液体的水桶在地上滚了两个圈就不动了,好在他今天听了Lookaround的话,卸了接在肩甲上的太阳能板和镜桶桶身板,背上的那块电池则收回体内。维修它们相当昂贵,等待它们自己长好则会来不及接下来的实习任务。除非之后他能顺利毕业坐到导师的位置,这些损伤都会让他难办。

“你得给他们教训,”Lookaround摇头,“我猜校医已经看腻你的面甲了。”

他也想,好几次他就在爆发边缘了,处理器不断合成他是如何把那群小混账揍一顿挂到教室门口上的幻觉,逻辑模块为他提供过好几种恶意又不至于引火上身的反击选项。Findout可能的确缺乏那种战场上的战斗力,但是他的块头本身就是个威胁,而且作为载具是宇宙级的前沿探索者,体能训练和反应力都是必修科目。问题是他追不上。

他的载具模式在地面上根本就没有用,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做不了,在没有帮助的情况下,他还会在完成变形的同时摔在地上。两条腿可跑不过四个轮子,最近一段时间一直折腾他的那批人就是看准了这点:他们的恶作剧精准又快捷,实施成功了就迅速撤退。

一开始只是涂鸦,画在他的数据板上,没过多久他们就用一些东西砸过来,像是今天的颜料桶。欺负其它软弱的小型机没什么可自豪的,折磨一个大型机——只要不提是一个反抗手段有限的科研人员——则够他们炫耀好几天,但是他们从不敢靠近,Findout清楚这群针对他的小个子实际上同样害怕靠近他。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真正的实质性的伤害发生过。他的同僚曾经建议他向学校反应,Findout则认为在这种事上麻烦导师实在过于小题大做,为幼生体一样的行为消耗他们宝贵的时间是不值得的。另一方面来说这实在是……丢人。

“我可以帮你!”Runaround在跑到他们宿舍找他哥时亢奋地提议,“我们可以趁他们睡着的时候抓住他们,然后往CPU里塞两段破坏代码。”

“别做这种事!否则我又得去局子把你领回来!”Lookaround对他弟怒吼,然后转向Findout:“还有你,你真的得尽早解决这破事,忍耐只会让他们的恶作剧越来越过火。”

在勘探车警示太空望远镜的同时,那颗调皮捣蛋的卫星对他眨眼,在Lookaround看不到的背后用口型说“有需要记得打我内线”,Findout叹口气摇了摇头。

——

【回程】

“你能站起来吗?”Routout问,他的全息飘在一边,脚踝擦过地面,其中一枚悬浮环离开原本的位置向着望远镜缓缓下沉。基地的声音听起来像是真的关切而一旁Lookaround谨慎地以载具形态挪动着,像是刚到一颗全新的星球,虽然事实并不能好到哪去。

“别。”Findout躺在地上,瞪着空中,努力挣扎着坐起来。几百万年来第一次回归重力场同时试着无视线缆跟装甲对他提交的抗议,感到所有的能量液都被紧紧拽住:“我只需要适应一下。”

这真的有点可笑,战争结束了,侵略过的地方比Nova Prime想要的和他们害怕的还要远得多。他们从宇宙的边境返航,飞越过无数个满目疮痍的星系,将消逝的行星从过去的星图上抹去,赶回来这个所谓的家乡发现什么都没有了。

Starscream——一个从没听说过、不携带领导模块的飞行单位、愚蠢的小丑、战争的促成者站到了领袖的位置。在他们拒绝接受这个自大的人造机(冷铸)对基地金刚擅自宣布所有权这件事后,这位见鬼的首领拒绝让Routout在猛大帅身上降落。这还不能让他们死心。现在空间站的本体停滞在月卫附近,留着缩小版的全息陪同他们降落到远离城市金刚、被辐射覆盖的地表。

辐射不是问题。他们的机体就是针对此而设计。问题在除了辐射以外的一切。

评论
热度(11)

© 艗舸南遊 | Powered by LOFTER